您现在的位置: :江西中专学校 > 模拟考试 > 2019年南昌汽修中专学校排名

2019年南昌汽修中专学校排名

来源:江西中专招生网 时间:2018年10月31日 阅读:  复制链接 字号:

冯亚麟(下)在学校做电工电路图接线实验 记者黄士峰摄
荆楚网消息 (楚天都市报) (记者徐啸寒 实习生付霖 通讯员范红杰)从小跟随外公外婆长大,学习上最怕英语,却在初中毕业后被父母送到澳大利亚留学;艰难通过语言关,上了当地高中,却经常逃课,学校连发两封警告信,母亲只得陪读;
去年,高中读完,三年半总共花销70余万元后,她回国到武汉机电工程学校,成为一名中专生。
所有这些,都发生在今年20岁的武汉姑娘——冯亚麟身上。5月10日,记者走近这位留洋归来的中专生……
1 10岁独自飞往上海见父母 留守女孩常常逃学玩网游
5月10日下午,正好是冯亚麟所在中专电子技术一班的实训课,这是冯亚麟最感兴趣的课。她手持改锥,对照着图纸正在驳接电路。
在一群只有十五六岁的同学中间,20岁的冯亚麟无疑是大姐姐。酷酷的短发、宽松的蓝色工作服、黑框眼镜,咋一见,还以为是个小伙子。
冯亚麟显得很有礼貌,也很成熟,只是说话时常常蹦出几个英文单词。毕竟,在澳大利亚,她学习生活了三年半。
1990年8月,冯亚麟出生在武昌阅马场,父母都是生意人,平时天南海北地奔忙。冯亚麟从小就跟外公外婆一起住。
10岁那年,父母都在上海做生意,没法回来给她过生日,就让她自己坐飞机到上海。那是冯亚麟第一次独自坐飞机,“买的儿童票,脖子上还挂个‘无人照看’的牌子,感觉挺傻的。”
家庭经济条件的优越,加上父母不在身边管教,冯亚麟渐渐对学习失去了兴趣。“那时,经常逃学,最害怕上数学和英语课。”冯亚麟说,她像个假小子一样,常常逃学,或去网吧,或去公园玩。后来又迷上网络游戏,成绩更是一落千丈。
2 15岁初中毕业“被留学” 语言不通成为“拦路虎”
2005年,冯亚麟初中要毕业了,父母跟她谈话,打算让她去澳大利亚留学,却遭到冯亚麟强烈反对,“不是不想出去,是自己英语太差,怕出去丢脸。”
依稀记得父母提出过三次,冯亚麟就反对了三次。后来父母再也没提了,冯亚麟就没在意了。
那年,爸爸4月15日过生日,让冯亚麟请假去上海玩。原本以为可以在上海好好潇洒一回的冯亚麟,去了才发现,过完生日的第三天,父母就将她送到机场。
原来,父母背着她,为她办好了签证,通过中介机构找到了留学学校,并提前买好了前往悉尼的机票。“她大伯一家移民去了澳大利亚,也多次让我们把亚麟送到那边留学。我们也希望她去国外换个环境能好好学习,争取到时也在澳大利亚移民。”妈妈贺江华说。
胳膊扭不过大腿,冯亚麟极不情愿地独自登上开往悉尼的飞机。
对于留学,冯亚麟根本没有任何心理准备,也从没专门为留学去培训一下语言。所以,当踏上澳大利亚土地的时候,冯亚麟还在想,反正我是被强迫过来的,学不好最好再回武汉。
虽然住在伯伯家,但伯伯家两个孩子,当时一个6岁,一个3岁,基本都讲英语。冯亚麟开不了口,感觉特别孤单,那时经常失眠,怀念武汉的日子。
度过了一段逆反期后,冯亚麟开始觉悟,既然已经来了,就该好好学。冯亚麟随身带有个电子词典,上学路上看到不认识的单词就查,慢慢形成了习惯。由于基础太差,在语言学校里,和她一起开始学习语言的学生,都前后通过了语言考试,冯亚麟第29周才通过,几乎是那批孩子中最后一个通过的。
3 家长收到两封警告信 妈妈紧急赴澳来陪读
语言过关后,冯亚麟进入当地一所国际高中读书。
澳大利亚的教育方式,与国内完全不同。上午10:30才上课,下午两三点钟就放学了。冯亚麟住在郊区,每天坐40分钟的火车进城上学。除了计算机等课程需要在教室上外,英语、历史、地理等课程,大部分都是在室外完成的。老师也不点名,管理非常宽松,唯一要求严的是,必须穿校服,连领带忘了系都要挨批评。
去了澳大利亚后,开始半年,冯亚麟住在伯伯家,后来搬到外面自己住。没人监管了,冯亚麟就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。又开始和在武汉一样,和一些中国留学生逃课去酒吧、ktv等场所,“有段时间,几乎一周去一次。”
学校虽然不怎么管学生,但会记载学生的出勤率。如果出勤率低于90%,就要给家长发一封警告信;如果低于70%,就会发两封警告信;如果低于60%,就会发三封,同时通知移民局,家长就要去移民局解释,解释不通就只能回国。
江西中专学校
江西中考